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小青的情人 第19章

时间:2018-07-13
台北夜晚的大街上,人、车都少了许多,但四处的店招、霓虹灯、小贩卖摊的灯火,仍然散着辉煌的光茫。由「银星」出来后,杨小青半醉半醒似的偎着刚认识的强尼走在一条小巷子里。被男人强壮的手臂揽在腰际,她迷迷糊糊地感觉好像身在不知名的异地;心中、和身子里强烈期盼的、如梦幻般的乐趣,都即将成真。
  走进大门敞开的大楼玄关时,强尼主动与看守的老警卫打了个招呼,警卫笑着说「哈啰!」时,见怪不怪似的瞟了小青一眼。小青装作没见到,却毫不知羞地腕着男人的手臂,与他一同走进电梯里。
  电梯响着清脆的铃声,一层层往上。小青在电梯墙上镜子里瞧见自己偎在男人怀中的模样,笑了出来。强尼问她,她才以英语娇声应道:「我朋友看到我会跟你溜出银星,一定大吃一惊哩!」小青吃吃笑着。
  强尼揽着小青,开门走进他租的单房公寓,燃亮了灯;引她坐到沙发上,然后取来两只玻璃杯,一瓶琴酒和一瓶东尼水,自己坐在大床的床缘,朝已经自动脱下外套,露出了双肩的小青微笑;一面为她调酒,一面说:「别想他了!尤其心里非想不可的人,你愈想就会愈不痛快,何苦呢?」
  杨小青没料到自己心里的秘密会被男人窥中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但觉得强尼说的极有道理,便甩了甩头,撂撂头髮,对男人嫣然一笑说:「嗯,你说得对!……还是我们刚认识的才好!你……还有大麻吗?」
  「大麻有,可我还有更好的……」强尼由口袋里取出一个小药罐。
  「是什么?……」小青感觉兴奋起来问道。
  强尼执起小青伸出的手,将几粒彩色药丸,倒在她掌心里,笑着说:「当然是令人……享乐的东西呀!这几颗,是台湾最风行的『快乐丸』跟『FM2』;吃了就飘飘欲仙的,什么都不在乎了;……两颗蓝色的就是……嗯~!你的小手,好软,好好摸呀!」男的手指摸到小青的手心里。
  「我知道了!……是伟哥(威而刚)!对吗?」小青抢答时,笑瞇了眼。
  强尼笑着点头,手摸到小青戴的戒指说:「我看今晚我是用不上它了!」
  小青的戒指被强尼触到时,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丈夫,几乎就要冒出一句:「我先生,他才最需要伟哥哩!」
  但她没讲出口,只顾对男的癡癡笑着。强尼把药丸捡起,放到几上的药罐盖子里。然后一面注视小青黑溜溜的两只大眼睛,一面执着她的左手,将那颗亮晶晶的戒指取了下来,也放到盖子中。
  不语的小青,双腕并着被强尼的一掌握住,感觉似乎已经把自己交给了男人,就闭上两眼,像等待般地仰起头。她感觉男人的手指和药丸触在自己唇上,预期着那粒小小的丸子将会带给自己的「快乐」,便张开嘴,将它含入;让强尼喂饮带有琴酒味的东尼水,吞和下肚。
  然后,强尼打开音响,播放出类似阿拉伯情调的、在阵阵打击声中夹着旋律抑扬、起伏的音乐;又将室内灯光捻暗。只留下床侧的一盏,微微焕着橙色光茫。这声光效果,把整个房间变成了另一个遥远的国度。
  小青两眼半睁半闭,倚在柔软的沙发上,暂时失去男人碰触的两手,像有点空虚似的在自己窄裙上拂着;拂到淡棕色的窄裙绉了起来,裙缘也向上移动而露出她膝头上端、紧裹在裤袜里的两截大腿曲线。
  像有一股温温的暖流,由小青的腹下缓缓上升,令她不自觉地踢掉鞋子,并紧膝头、开始将夹住的大腿互相磨擦起来。两手也开始由大腿往上,抚到自己的腰际,再转到肚子上按揉;同时轻声歎出:「噢~~呜!……」
  「像不像被载走到一个远远的地方去了?可爱的、不知名字的女郎?」
  「嗯~?什么地方?……谁的名字?……」小青喃喃地反问,微笑着。
  「在那个好玩的地方;每个吻、每一个爱抚都像诗,像音乐、每个如你一样美丽的女人,名字都叫作『慾望!』」男人回应着说。
  「那……那我名字叫金柏莉,我的慾望,也能得到满足吗?……你知道我一点也不美,到了那儿……也会好玩吗?」小青嗲嗲地问,小手几乎抚到了自己的胸脯。
  「当然,金柏莉!你真的非常漂亮!待会儿,你还会跟我玩得更美呢!」
  说着,强尼由架上取了台小照相机,迅速将小青此刻的模样摄入镜头。小青一惊,想要抗议,但脑子却已浑沌,无法集中思绪叫他别照;只有立即停止揉弄自己的乳房,两手搁回到腰间,对强尼嘟起嘴撒娇似的说:「人家这种样子,你还照,拍出来怎会好看嘛!?」
  「会的!你的美已经印在我心里,照相只不过可以让我在以后,永远再见不到你时,还记得是你罢了!……金,你好可爱、迷人!……让我永远记得,我的目光曾经爱抚过的你,和身体也将要充满过的你,好吗?」
  强尼巧妙的话语,打动了小青。像愈发激昂的阿拉伯音乐,令她感觉矇眬眬的,如载沉载浮似的随波飘摇。彷彿远离自己曾经的过去,抛下所有的牵挂、和一切束缚;不再为身体长得不如人而自惭形秽;或曾爱过谁又失去了谁而伤感;不再为自己是出墙的红杏而羞耻;或与陌生男人才刚认识就跟他上床而不惯了…
  …
  小青发痒的两手再度抚到自己的胸口,隔着薄衫和胸罩,揉、捏,旋转地压按那不甚隆起的乳房;夹住的双腿,互相搓摩得更急促,直到纤腰随着摇曳、扭动,屁股也在沙发上如磨子般地辗磨不止了,才又朝房间里那张罩着黑色缎子的大床瞟了一眼,然后对持相机拍照的强尼唤着:「噢~!……觉得慾望都快要上来了!……」
  「是吗,金柏莉?!……难怪你愈来愈性感了!看着我,看着镜头!把心底的慾望……都表现在脸上!让快乐丸更轻飘飘地带着你吧!」
  嗑下「快乐丸」的小青,在强尼的诱导下,像被催眠了般,开始在沙发上蠕着娇小的身躯,如蛇般地扭腰磨臀,同时对镜头后的男人媚媚地瞟着,让他摄下自己盎然的春意。……〔喀嚓!〕……她依强尼的指示,引颈仰头,曲举双臂,撩拨起秀髮而尽显出腋下的黑毛,脸上写满了不胜慾火煎熬、迫切盼望的表情。
  ……〔喀嚓!喀嚓!〕……
  「金柏莉,手抓住奶子捏它!就像你要我那么作似的。嗯!」〔喀嚓!〕「对了!就是这样,腿子交叉着磨!」〔喀嚓!〕「好极了!」
  「张开来!腿子打开,呜~!好!真美!」〔喀嚓,喀嚓!〕杨小青捏着自己两乳,眼睛淫兮兮的瞧向男人,呶起唇问:「喜欢吗?」
  「那还用说吗?当然喜欢呀!……来,再喝些!……」
  搁下相机,强尼边说边坐回到床缘,递了酒杯给小青啜饮,笑着解释道:「这就是数据相机远胜过传统底片相机之处,不必交给别人沖印,自己接上电脑,立刻就能欣赏。所以要摄什么包括裸体、性交的都可以拍……」
  小青喝下几口酒,全身像腾云驾雾似的飘浮。听见男的讲裸体、性交,搞不清究竟他指什么,但也毫不惊讶。同时,「快乐丸」在她体内的作用渐渐扩散开来,原先肚子底下感觉的暖流,已变成难耐的灼烧;点燃了情慾之火,烫得连自己子宫里都阵阵收缩;而早已湿润的阴道,也忍不住潺潺渗出淫液,浸透了三角裤……
  「那……那你爱拍摄什么,就拍好了!……」小青迷濛蒙地说着。
  强尼站了起来,裤子当中,被一根大大的棍状物拱着,撑得高高的。小青一抬头,两眼不放地猛盯着它,薄唇也微微开启,噘呀噘的。她整个嘴巴都痒了!
  弯下身,强尼以手背轻触小青露肩的臂,由手肘一直往上,游到她肩头,越过薄衫,轻抚她仰着的粉颈肌肤。逗得小青全身一振一振地咯咯笑:「好痒!……呜~~!痒死了!……」
  小青虽笑着叫痒,但却没躲开强尼,相反地,她伸出小手到男人裤子上,摸他鼓得大大的凸出物,手指一抓住那条状的东西,立刻就用掌心压着它,顺它的方向搓揉起来。同时龇开了嘴,露出满口白牙,勾起唇角,两眼更淫媚不堪地对强尼一瞟一瞟的……
  「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主动,金柏莉!……一定是个性慾好强的女人吧?」
  「嗯~~!别尽讲人家嘛!还不是因为……你给人家大麻……跟快乐丸,才害人家好想男人的……想得连羞耻都不顾了!」
  小青的娇嗔,引得强尼笑了。他很快又拾起照相机,拍摄小青那笑靥绽开如花、却又带着娇羞的表情。一面讚美她脸孔长得漂亮,一面哄着:「那……就把衣服也一件件脱了吧,金柏莉!为我展露你迷人的胴体,诱惑的风姿!……让我永远回忆今夜时,一遍又一遍的欣赏你、讚美你!」
  一辈子以来都害羞成性的杨小青,除了在家庭生活中、或和丈夫、孩子出外旅游时,拍摄照片之外,很少让人为她摄影过。即使是和她有过关係的男人,想为她拍写真,她也都一概拒绝。说自己长得不上相,照出来都不好看。另一个更显然的原因,是她不愿让男友摄下她的照片,将来被其他人瞧见,成为自己曾不忠于丈夫、红杏出墙的证据。只是,这一点她实在说不出口罢了!
  但在台北的这个夜里,在刚认识的男人面前,小青竟任他拍摄自己如此春意盎然的照片,甚至就要在镜头前宽衣解带、像「性感模特儿」似的为他摆姿势。
  可以说小青整个的思维、心智,已被男人讚美的言辞解除下来,搁在一旁;将自己一生中受束缚的拘谨,忘得一乾二净;在药物的侵蚀和异样的音乐感染下,让身体完全为慾望所引导,如癡如醉地展现自己作一个男人眼中的「女人」了!
  放开在强尼鸡巴上的抚弄,小青无比空虚的手,重新游回到自己身上,搓、揉、按、磨着;闭着眼睛,想像男人的手,在自己小小的胸、纤细的腰、和微微凸起的小腹上爱抚。〔喀嚓!强尼摄下了她的半身相。〕她一会儿引颈仰头,歎息似的哼出声来,一会儿又低下头看自己的两手,将薄衫都抓绉了,阵阵捏揉着乳房、掏弄早已在胸罩底下硬硬突起的两粒奶头……
  〔喀嚓!〕……直到她受不了了,从窄裙腰际扯出薄衫,往上拉起,露出肌肤洁白如雪的肚腰,便把一手伸入衫下,两根指头挤进胸罩和肉体间的空隙,夹住一颗奶头又掏、又捻……〔喀嚓,喀嚓!〕「啊!……啊~~!!……」小青忍不住迸出低沉的哼声。
  「好极了,金柏莉!……喜欢让男人爱抚吗?」强尼问她。
  「喔~!喜欢,喜欢!……好爱给男人摸喔~!」
  小青歎着、喃喃呓着。一只手伸下去,抓起窄裙的裙缘,拉着往上掀,发现它紧得要命,就脚蹬着地毯,把臀部从沙发略抬起来,将窄裙拉绉了围到屁股上方,暴露出自己整个下体的曲线……〔喀嚓!〕「完全打开吧,金柏莉!把美丽的两腿,大大张开吧!……嗯~!好美,真漂亮!……原来你裤袜、三角裤裹住的胴体,是这么吸引人的啊!……小甜心!
  ……你想不想等下我也爱抚你腿子当中……让男人舒服的地方?……用手指头肏进去,挖你里面又柔软、又溜滑的洞穴?……用嘴吻你细嫩的肉唇、舌头一遍又一遍地舔你那颗……会凸起来的肉芽?「
  强尼描述着,同时〔喀嚓!〕按下快门。
  「是嘛,是嘛!当然想啊!……想得我裤子早都湿掉了!」
  小青摇着屁股回应时,她的小手已经伸到胯间,开始模拟着男人所说的动作,爱抚自己的屄。她完全不顾被淫液浸透的湿裤袜和三角裤,已紧紧贴在肿肿的大小阴唇上,将自己肥腴而凸起的肉稜、细緻而凹陷的肉缝,都一清二楚地显现在男人眼前,呈露在相机镜头下……
  她也管不了强尼已打亮了一盏聚光灯,照射在她大开的两腿当中,正连续地按着快门〔喀嚓,喀嚓!喀嚓!〕拍摄她在裤袜外面自慰时全身的模样,和手指玩弄屄的大特写!
  「喔~!呀!……喔~~啊!……宝贝!我要你,早就要你这样爱我!弄我!把我弄得好舒服,好舒服的啊!……宝贝!我……我……快要……都快要来了!……」
  「不急,不急!金柏莉,先站起来把裤子脱了!……裙子掀到腰上去,趴在沙发椅背上,让我更清楚地欣赏你诱人的臀,和它撩人的风姿吧!」
  杨小青急忙站起来,正要剥自己的裤袜时,突然晕眩似的站不住脚。幸好强尼迅速抛掉照相机,一把扶住了她几乎虚脱的身子,才没让她倒下去。
  小青已神智不清了,偎在男的怀里,身子赖着他磳呀磳的,喃喃呓着:「宝贝!……带我上床吧!……像你说的那样,爱我!让我快乐吧!」
  ………………
  高大魁武的强尼将小青扶到床边时,亲吻着她的额头、面颊,还拂开她的秀髮,用舌头轻舔她的耳垂和耳后根,舔得她吃吃笑了;才又讚美她说:「金柏莉!你是我在台湾所遇到的,最美、最可爱、最性感的女人!」
  「嗯~!强尼宝贝!你也是我……在台湾遇到的,最帅、最有吸引力的男人耶!……尤其你这个……又大、又好硬的东西,更是我在银星……一碰到的时候就好想要它了!」笑着回应,小青的手又摸到男人裤子上了。
  两人互相夸讚对方,令小青打从心里笑了出来。她两只小手同时捧住强尼鸡巴在裤子底下像只鉅棒似的隆起,一上一下热烈地搓弄它。感觉男人腹肌坚实的肚子一起一伏、同时由他口里喘出的热息,喷扫在自己头髮上。
  当她更兴奋地仰起头来,两眼一闭,掬着满脸笑容迎向男人时;小青终于接到了强尼的热吻。……四片唇立刻紧紧贴在一起,从张启开的嘴里,两根火热、濡湿的舌头在相遇的剎那,就彼此交缠着、谁也不肯放开谁,用力吮吸、抽肏.直到小青透不过气,挣开吻大声歎着:「啊~~噢呜!……」
  强尼发烫的唇、舌游走到小青的颈边,一面轻咬她的耳垂。一面对她说:「金柏莉,你性子真急!……慢慢享受不是更好吗?……」
  强尼两只大手掌由小青裸露的肩头缓缓抚到她手肘,将她细瘦的双臂向背后撇;小青无法挣扎,只好放弃了在男人鸡巴上的搓揉;任他一手把自己两腕交叉并钳住,压在背后臀顶、背脊凹下去的腰上。
  「噢~呜,宝贝!你好折磨人喔!……为什么不让人家摸嘛!?」
  男的没理会小青,只将另一只手,放到她窄裙已经挤绉、也被推到腰际而露出的屁股上,隔着裤袜,大肆抓捏她翘着的两片臀瓣;而且一面捏、一面手指头还扯着小青的裤袜、三角裤,使已经都湿掉的质料,绷得紧紧的,嵌进她屄、阴唇的肉缝里……
  小青尖声啼了起来:「噢~~呜!!宝贝!裤子卡得……紧死了!」
  于是强尼鬆下了扯拉,改为以手指在小青臀沟上来回地刮弄;等到她忍不住两片屁股瓣一缩一鬆、阵阵肉紧时,他又把小青的裤袜、三角裤都往她股缝里压着、塞进去,让她两片丰满的臀瓣紧紧夹住……
  「哎哟~喔!宝贝你……好会整人家喔!……喔-……哦~~!!」
  歎着时,小青的屁股扭了起来,像个犯人或奴隶似的,遭强尼钳挟住的两腕,被他用力压在背后的腰弯子里,动弹不得,只有把圆臀更往后翘,也使自己的肚子,更紧紧贴在男人裤头里鼓得更大、胀得更粗的肉茎上了!
  「金柏莉,让你现在要得愈厉害,等下你得到的时候,才会愈舒服呀!」
  强尼笑着解释给小青听;然后一面叫小青自己维持住两腕在背后交叉,一面在她臀顶绉起的窄裙上搜索,拉下了拉炼、解开了窄裙的腰扣。杨小青依言两腕交叉地背在腰上,两眼紧闭地仰着头,让男人如所期待地将自己今天穿的这条、磨磳过好几个男人鸡巴的窄裙剥了下来……。
  ………………
  小青站在床边,淡黄色的薄衫垮兮兮地挂在上身,从它平开无袖、无领的衫口,露出她颈下瘦嶙嶙的锁骨,和肩头的曲线,吸引着强尼的注视。看得小青不好意思低下了头;一方面为自己下身曲线终于除掉遮掩、尽呈在男人眼中,任他流览而鬆了口气;同时也因为明知道裤袜、三角裤已全被自己的液汁所浸透,不论再怎么夹紧两腿,也遮不住裤子胯间的一大片荫湿,禁不住感觉羞惭得要命。
  失措而不安的小青,低头咬着薄唇,不知下一步该怎办才是。目光由强尼已脱掉鞋子的脚,往上移着;恰好就见到他也正把裤子脱下,露出所穿的四角内裤。小青的体内顿时产生一阵兴奋,两眼死盯着被男人鸡巴撑得高高的、像帐篷般拱起来的裤头,歎叫出来:「哇~!你……好大呀!」
  小青蹅出落在地毯上的窄裙,两手从背后伸出来,就急乎乎地要去抓男人的大棍子。但强尼制止了她,叫她别急。他要小青先坐到床沿,自己脱掉薄衫、奶罩,同时让他再拍几个「轻卸罗衫」的镜头。小青仅管等不及,却也只有依他;退坐到床缘,并着两腿,从衫口将扣子一个个解了,在强尼调转灯架朝床打过来的聚光灯下,展开薄衫,呈出自己肌肤白如新雪、而肋骨嶙嶙的胸脯、和顶着那淡肉色奶罩的、两只不大的乳房……
  〔喀嚓、喀嚓!〕下身只剩内裤的强尼,摄下小青敞开胸部的镜头。讚赏地说:「真美!」
  小青盯着男人,把薄衫脱了,两手向后撑在床上,挺着自己削瘦的上身;甩了甩头髮,眼光由强尼的内裤移到他手执的相机,对镜头娇媚地微笑。
  〔喀嚓!〕「再笑开些!甜心,露出牙齿!嗯~!对啦!」〔喀嚓!〕「知道吗,金柏莉?你的嘴真是诱人极了!……让人一看到,就会想要你那两片薄薄的唇,裹在一根又粗又硬的鸡巴上,欣赏你为男人口交的迷人风姿哩!……来!让我瞧瞧,你的唇,是怎么含男人鸡巴的?」
  杨小青心中迷濛蒙的,半仰着头,闭上眼、圆起了她阔阔的嘴巴、将两片薄唇掀着一噘一噘的,喉咙里迸着她想像自己含住一根大鸡巴的时候,禁不住会要哼出的声音:「嗯~!……嗯~~!!」
  「金柏莉!美极了!现在把腿子打开!……嗯!对了,让镜头摄下你把裤袜都淋湿了的样子吧!……」强尼催促着。〔喀嚓!〕坐在床沿,两腿曲膝向外打开的小青,胴体上下只剩了贴身猥亵衣,她全身细瘦而娇弱的曲线,在男人和他的相机前显得分外怜人。但也正因为她紧裹裤袜和三角裤里的小肚子、臀部还算丰满、浑圆,在她身躯其他部位的嶙峋、骨感相衬比、突显之下,看来就又极为艳丽、夺目了。
  更何况这时,在小青张开的胯间,黏贴在肥肿的屄上、早已被淫液浸透的、深肉色的裤袜,那么清晰地映出一大片湿掉的液渍,看在男人眼中,怎不教他兴奋得原就相当大的鸡巴,鼓得更高、胀得更大呢?
  强尼左一张、右一张,〔喀嚓、喀嚓!〕地摄下小青的丰姿。小青的媚眼瞟着他内裤的拱起,禁不住将自己的屁股在床沿扭磨起来,一面扭、一面从延续的嘺哼声里,迸出阵阵喘息。
  「甜心!如果兴奋了,就把两只脚都蹅在床上,分开腿子,再揉一揉你湿掉的地方,让我欣赏你手淫时的性感,跟你最后忍不住了,非要男人把你裤子脱掉,要他用大家伙把你塞满的急切样儿吧!……」
  〔喀嚓!喀嚓!〕「啊~!……啊~~!!……宝贝,宝贝!……为了你,我什么都做了!
  ……只要是你喜欢的,我什么都愿意了!宝贝,喜欢吗?喜欢我吗!?「
  小青半瞇上两眼中,以更迫切、更淫媚的目光,瞟扫着男人。她一只小手急促地搓揉自己曲膝大张的腿间,那块被淫水淹湿得裤袜几乎已半透明的地方。蹬在床上的两脚使着力,小青把屁股都抬了起来,团团旋摇不停。
  强尼迅速地按快门。「当然喜欢啊!金柏莉!……快摇屁股!……」
  原先音响播放出阿拉伯情调的乐曲,不知何时已改变成了如非洲民乐般的,夹杂阵阵击鼓、和男女尖声、低吼混唱的旋律与节奏;以一种类似原始的情调、和充满强烈迫切感的催促,灌入小青耳里,打在她心嵌上;令她简直又不知身在何处了!
  小青只觉得整个身体愈来愈忍不住的需要,由两腿当中如烈火般燃烧了起来。她渴望被一根鉅大的棍子塞入、填满;被它用力戳进自己的身子,在连续而急促的抽肏下,使自己进入浑沌、迷惘的境界;任由那粗大若木椿似的鸡巴,像杵臼般地、一下紧接着一下、阵阵不断地橹捣、辗压、搅磨自己身为女性的「容器」。疯狂中,小青像热烈地迎凑男人的动作,猛扭着屁股,她的臀瓣,隔着裤袜都可以感觉到黑缎床罩的溜滑,也令她愈来愈亢奋、愈来愈迫切了!……
  〔喀嚓!喀嚓!〕「啊!……宝贝,我……我又快要受不了了!又快要……来了!……啊!
  天哪!不要让我再等,再这样熬下去了!……宝贝,把我裤子脱了!……脱光了我,爱我吧!……「杨小青呼着。一只手已经急得把自己胸罩都扯到奶头底下,手指掏着、揪着她那颗如葡萄大的肉粒。……
  ………………